麦穗初丰

静水奇遇(一)

从一个非常旁观者的角度所写,像是那种……玩着游戏突然触发了支线的感觉(什么鬼)。谢乐粮食向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1

“在下偃师乐无异,见过这位小友。”面前蓝襟白袍的大偃师优雅地转过身,带着自信从容的微笑说道。褪下面具的青年面容英俊,眼神里闪着温润友好的光芒。

自己不过庸人一枚,见今日秋高气爽,来此静水湖畔野炊,欣赏美景,却碰上一只半路杀出共进晚餐的小鸟,以及寻找自己爱宠而来的大偃师,真是一件难得的幸事。

“馋鸡饕餮美酒佳肴,扰了小友雅兴,实为乐某看管不利之过。不过…相遇即是缘。小友既是来此静水湖一带踏足赏景,不如便在鄙舍盘桓几日?乐某于烹饪一道也略有心得,如蒙不弃,便让在下用这山野隐士的粗茶小菜招待几日,权当赔礼。”乐大偃师谦谦地说着,话中情感平和不露,却并不让人感到丝毫疏离。真诚友好的邀请,叫人无法拒绝。

 

2

次日,于主厅见到正在玩赏…(一只小鸟?)的乐大偃师。

“太阳已至树梢,想必小友这一夜休息得还不错。”乐大偃师温柔的微笑着实让人有点不好意思。

“哈…便不打趣小友。”只见前辈轻轻一抬手,停于他手背的小鸟便灵巧地展翅腾空,由窗户飞了出去。掠过自己身边时,似乎还听到了轻微木质摩擦的声音。“昨日饭食可还合小友胃口?”

回想昨晚那一桌丰盛的菜肴,与京城第一的酒楼相比也也不知谁更胜一筹,只觉着乐前辈过谦了。

“小友谬赞。小友就请安心住下吧,不必与我客气。静水一带水汽氤氲,浩渺空濛,出行记得备好雨具。在下这里有一份静水地图,小友还请带上,泛舟湖面时注意辨认方位。另小友若是在静水湖畔游玩累了,回到鄙居,西南阁楼内存放有一些偃术基本知识的书籍图谱,小友有兴趣便请随意翻看,在下亦是不会介意。乐某今日还有他事,便先行离开,祝小友游玩愉快。”

 

3

玩了一整日,回到大偃师居所的路上,还在感叹于这桩巧合的相遇。

当世之人,只要不是深山老林里的隐者,都一定或多或少地听说过大偃师乐无异那些或虚或实的传说。乐无异得百年前惊绝于世的偃术大师谢衣的真传,是当世最为杰出的偃师。同时身袭定国公之名的他还是当朝天子的信臣。不过与其他大臣不同,乐定国公从不参与每日早朝,只是偶尔在现身长安之时呈上最新的偃术推行文案待天子批示。在当今天子的助力之下,乐无异在各地推广偃术,建造大型偃甲帮助人们的生产生息。最先得偃术惠泽的捐毒遗族聚居地,如今,已成了一座欣欣向荣的西域小城。

只是传奇之人从来行踪不定,踪迹难寻,这位乐大偃师更甚——前日为湘西边寨修筑的偃甲水坝刚通渠,次日便能出现在千里之外的巫山教导山民如何驱使偃甲开凿山道。这日行千里的功夫,真让人怀疑乐大偃师有跃空而行的本领。而且乐偃师虽乐于用偃术帮助他人,向官员和村民们教授操作方法,却总让人有种无形的距离感,不得亲近。因此当一次偃甲修筑工程告一段落之时,乐偃师常会完全消失于人们的视线当中,任谁都难觅一丝痕迹。乐大偃师就此在人们心中留下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形象。

像这静水湖居,当时若不是乐前辈解开法术屏障,自己又怎会想到面前居然有这样一座庞大的屋宇,而乐前辈,就一直定居在这静水湖的中央。

但这两日的接触看来,乐前辈待人亲切有礼,热情周到,完全不似传说中给人的印象。传奇之人大都有着自己不同寻常的人生轨迹,让人感到神秘的乐前辈,大概只是有自己忙碌的事,一些曾经经历过的,或者正在执着着的,世人无法与之分担的故事。

踏上静水湖居,竹制的台阶吱呀作响,夜空明月高悬。

居所一片寂静,夜已深,乐前辈似乎还并未归来。

 

4

第二日清晨刚踏出客房,便远远瞧见主厅外空地上的乐前辈,不知是起了个大早,还是彻夜才归。于前辈近旁,还立着一个红衣戎装的女子。


TBC

【佳節思故人。】自製書籤兩張~ 

愉快地写(hua)起了给基友们的明信片~ 字丑请无视……………

[古剑2][谢衣&乐无异]洄梦

    深秋的麦田。

    绚烂的晚霞浸染了整片原野。如珊丛如枫林般的麦浪间,有红白相间的轮廓。是个孩童的身影。

    踏步上前,遮挡住视线的麦丛渐渐褪去。红衫白衬的小小少年轻捷地转身,面向于我,鬓角两缕垂发随动作飘盈风中,触须般的,甚是可爱。少年的眼中闪烁着聪慧与好奇,仿佛儿时的自己。

    『大哥哥,你看,麦子,全都已经成熟了呢。我还是第一次、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景色!~』绯红的脸颊映着兴奋和欣喜。

    『是啊,麦田成熟了,我也终于成为了如您一般通天彻地的大偃师。所以,师父,和我一同回去,好吗?』心中惊讶,竟不知,自己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『师父?...回去...?』少年眼中的神采渐渐凝滞,像是无意识地念道,『可是,我再也,再也回...』

    『别!...』一阵焦忧涌上心头,我上前一步,打断了少年的碎念,『时间已然过去很久很久,流光转瞬,没有什么是不可能,没有什么无可改变。请相信我,让我带您...让我带你走遍这世间的美景,好不好?天下山河风光广袤繁多,但一生时光,足矣。』我说着舒展眉头,微笑着向面前少年伸出右手,掌心向上。

    一瞬的凝视,而后少年恢复了孩童天真浪漫的神色,展开笑颜。他向我伸出手来,嘴角微动,似要应答。

    微风拂过。

    空中飘来一片偃甲羽毛,随风打着旋儿,少年的注意被吸引了过去,伸向我的小手停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偃甲羽毛倏地分成两片,互相追逐着画圈;散成四片,围绕在少年身边;纷落八片,一片飞至眼角,遮住了我的视线……顷刻,漫天飘飞的羽毛的缝隙间,最后一眼,少年望着我,面带笑颜……

    我奋力向前想要抓住少年的小手,视线却开始泛白、刺眼,淹没在一片茫茫之中……

    『师父…...』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烈阳当头,无异躺在一片麦田中央,右手半举空中,紧紧地攥着拳头。

    『是不是,又做了什么奇怪的梦?』

    胸腔还弥留着淡淡的悲伤不甘,却再也回想不起任何。眼角余光望见近处晾晒的干鱼和远处湖心凉亭,忽然回了神,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喵了个咪的,地里的麦田丰收了,闻人差我来收,等待‘吃苦耐劳一号’收割的片刻功夫,我怎么就睡着了呢…这都晌午了,再不给闻人送过去可就惨了啊啊啊,等着我开饭的各位一定会把我杀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无异说着翻身站起,伸手去拿为了干活而卸下取工具的偃甲筒,攥紧的右手松开,一片偃甲羽毛倏然掉落。

    “咦,这里为何会有…”无异下意识地去拾,触及的瞬间有画面从脑海中飞过,恍然间不知是梦是真。


    『师父,麦田丰收,与我一同归家吧。』

    『好~。』